原来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存在【TED精彩回顾】

约莫11年前的2009年10月,一个来自非洲的黑人女子站上了TED的演讲台,以她个人所经历的故事震撼全场。该段视频也经由TED官方上载至YouTube,至今已累积高达930万的播放量。

而她所阐述的一切,无论是11年前,抑或是11年后的2021,依然十分贴切。

图取自TED

这是一个在尼日利亚东部长大的女人,两岁便开始阅读,读的都是经典的英美儿童读物。

当她七岁开始执笔写故事时,她的故事都同属一种类型,一种大纲,一种腔调:所有的角色都是有蓝眼睛的白人,他们会在雪地里嬉闹,他们爱吃苹果,他们会讨论天气—然而事实上,身为作者的她却从未踏出家乡,而且那里不曾下雪,孩子们吃的是芒果,他们也从不谈论天气,因为没有必要。

直到她开始读起由非洲作家所撰写的书籍时,她才终于意识到:原来像我这样的人,巧克力色的皮肤,卷发不能扎成马尾辫的女孩,也可以存在于高贵圣洁的文学作品中。

图取自Kelly Sikkema, Unsplash

多年后,当她离开尼日利亚到美国上大学时,她的美国室友被她一口流利的英语,以及与常人无异的生活方式给震惊了。让她本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这位美国室友莫名对她很同情。

是那种带着善意,却居高临下的怜悯。

为什么呢?她后来搞懂了:室友听过一个关于非洲的故事,一个发生于非洲的灾难故事:“而在这个单一的故事中,不可能有非洲人在任何方面与她相似,不可能有比怜悯更复杂的感情,不可能有与人类平等的联系。”

“不过,如果我不是在尼日利亚长大,如果我对非洲的了解都来自网络上疯传的照片,我也会认为非洲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国家,而可怜的人民却成天被迫参与悲催的战争,常死于贫困或艾滋病,无法为自己发声,只能等待着被善良的白人拯救。” 她如是说道。

图取自Ninno JackJr, Unsplash

同样的道理也体现在她某次去往墨西哥的旅程。当她看见人们都会去上班,在街道上卷起玉米饼、抽烟、大笑,她当场羞愧得不知所措。她意识到,原来她也一直沉浸在媒体对墨西哥人的报导中,以至于他们在她心中只有“卑鄙的移民”这一丑陋形象。

“所以这就是媒体如何创造他们的片面之词:只用一种特定方式展现一个群体,并且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将人们的片面认知给牢牢巩固起来,从此密不透风,形成了我们脑海里的刻板印象。”

图取自Jezael Melgoza, Unsplash

她强调,故事的多面性不可被忽略,倘若只着重于某一角度,就会把丰富多彩的人事物给扁平化:“单一的故事会造成刻板印象,而刻板印象的问题不是它们不真实,而是它们不完整。他们让一个故事成为唯一的故事。”

在演讲中,她也引述巴勒斯坦一位诗人的名言:“如果你想剥夺一个民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以某个角度来讲他们的故事。如果故事是从美洲原住民的箭开始讲起,而不是英国人的到来;如果故事是从非洲国家的失败开始,而不是非洲国家的殖民建立,你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图取自Sigmund, Unsplash

如果妈妈告诉她管家一家人虽然贫穷,却很勤奋呢?
如果在她去墨西哥之前,她已经关注了美国和墨西哥双方的移民辩论呢?
如果她的室友知道尼日利亚当地也搞起了电影呢?
如果媒体报导了数以百万计的尼日利亚人创业失败,却仍继续保持雄心壮志呢?

她所遭遇的一切都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片面化的故事会剥夺生而为人的尊严。它强调我们如何不同,而不是我们如何相似,它使我们难以接受人与人之间的平等。”

“故事很重要,但多样化的故事更重要。故事被用以诽谤及毁灭,但故事也可以用来赋予权力及修复尊严。”


袜子里的鲤鱼是Newswav旗下Headliner项目的内容创作者,这个项目是让内容创作者可以通过文章讲述他们独特的故事并发布在Newswav应用程序,同时也能赚取额外收入。立即在 headliner.newswav.com 注册成为我们的内容作者之一吧!

*以上的观点为作者的个人意见。如果您对作品的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有任何疑问,请联系Newswav。

袜子里的鲤鱼
Author: 袜子里的鲤鱼

不定期发布原创深度文章,对世事抽丝剥茧。